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farnamstreetinvestments.com/,毕尔巴鄂

湖北洪湖有一座面积为3000多平方米的建筑,是由国家文物局和洪湖市政府共同出资千万余元建设的洪湖新博物馆。该馆动工兴建6年至今还是毛坯房的原因,是当地原计划后续投资由旧馆出让后筹得,但旧馆迟迟未能变现,导致布展资金一时没有着落。随着时间的推移,物价上涨,布展缺口已过千万。(5月18日中国广播网)

洪湖市有关部门居然在旧博物馆没有被卖出,在资金没有完全保障的情况下,就动工建新博物馆导致资金链断裂,贻笑天下。更令人不解的是,建新博物馆是洪湖市2008年政府要办的十大实事之一,把这种实事办成了“半拉子工程”,不知当地政府是如何向老百姓交代的?当初的承诺是如何践诺的?盲目决策造成巨大的人力、财力、毕尔巴鄂物力的浪费,为什么主要决策者能够“拍屁股走人”?如此追问,容易让人想到法国皇帝路易十五奉行的人生哲理:“在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可悲的何止是人民群众的期盼?

俗话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博物馆6年还是毛坯房,这怎么能造福一方?既然不能造福一方,理应有人对盲目决策负责,而今没有人负责,这不能说与现行的领导干部考核机制没有关系。试想,地方官员是否有政绩,如果不是由上级领导说了算,而是由当地老百姓说了算,或许这类领导干部不会盲目地追求短期政绩,随意上项目,导致“民心工程”变成“伤心工程”,劳民伤财,贻害无穷。地方官员在任期内片面追求短期政绩已经成了一种官场常态。江西景德镇投资3亿多元计划5年建成的城市防洪大堤,10年之后资金花去七成,工程量却未完成一半;海口市一栋设计标准为五星级、高23层的海景酒店于2003年开工建设到2011年都没完工。这些巨额投资换来的是亏损的无底洞。

究其根源,关键是“官员周期效应”在作怪。博物馆效应时下,县市级官员的任职一般是三年左右为一周期,而地方经济发展是有一定规律的,三年时间太短,难以彰显大型工程的政绩效应。而官员为了出政绩好升迁,习惯于急功近利,追求短期政绩,制造能吸引人的“眼球经济”,以博得上级领导喜悦。其背后暴露出了官员不良的政治动机,折射出现行官员政绩考核体制的弊端。只有改革现行官员的政绩考核机制,增添老百姓考核元素,才有可能杜绝“半拉子工程”,让“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兑现。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