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farnamstreetinvestments.com/,毕尔巴鄂

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世界上最性感的女人?如果白雪公主的后妈问了这个问题,可能卡门就不会死在唐·何塞的刀下了。今年夏天,卡门特别红,欧洲两大著名的户外歌剧节以她为主角,在歌剧史上留下了又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人。

乌戈·德·安纳今年为维罗纳歌剧节打造了新版《卡门》,维罗纳圆形竞技场上吹来一阵塞维利亚风。相较于歌剧《卡门》,德·安纳将这个新版设置在了1930年代,在那个历史时期中女性对于独立自由的追求,让这个故事与现实互动。

英国皇家歌剧院前歌剧总监卡斯帕·霍尔滕在布雷根茨好好玩了一把水,他去年w导演的歌剧《卡门》不负湖上歌剧美名,卡门逃生是游泳走的,吉普赛人跳起水舞,最后卡门被唐·何塞溺死在水里,中间还有飞檐走壁和焰火,视觉盛宴无疑。

《卡门》的吉普赛风情是所有创作者都大肆着墨的地方,但西班牙导演卡里希托·比埃托却做了一个“绿色版”。极端简化的舞美和服装,让这个制作没有任何异域情调,比埃托希望以此将卡门带入当下,让卡门的启示更加触动观众。

理查德·埃尔的这个版本已经成为大都会歌剧院的经典之一,当年的首演阵容嘉兰查和阿兰尼亚可谓功不可没,编舞克里斯多夫·威尔顿也带来了新鲜感。与乌戈·德·安纳一样,埃尔也将时空设置在了1930年代的塞维利亚,风格写实。

2006年,英国皇家歌剧院首演弗兰切斯卡·赞贝罗的《卡门》,这个版本非常传统,丰富的色彩捕捉到了西班牙炙热的阳光,舞台上俨然就是十九世纪的塞维利亚。塞维利亚圆形竞技场这一版非常受欢迎,赞贝罗后来也将其不断修改在世界各地演出,北京也有一版。

虽然珠玉在前,但今年三月,英皇还是推出了由巴里·柯斯基执导的新版《卡门》。与赞贝罗的写实风格大不相同,柯斯基的版本非常简洁,冷酷中透着性感。整个舞台只是一层层台阶,从头到尾都没有换过,演员们大多涂着白脸、身穿黑白,只有主角们有些色彩。

在这一版中,古怪的事情很多:卡门一出场穿着巨大的猩猩装,那臃肿的模样和卡门的性感似乎没什么联系;舞蹈不是弗拉明戈,却有点儿探戈的感觉,西班牙式的热烈变成了阿根廷式的冷感;卡门最后结婚竟然也穿着黑色礼服,几乎铺满舞台。这个《卡门》,带来的是不一样的性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